行业动态

做核酸检测第三方医检机构花式“抢”订单
作者:币游国际官网 发布时间:2021-02-05 11:14

  自1月19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发布《关于印发冬春季农村地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方案的通知》以来,返乡核酸检测成为热门事件。今天,全国春运正式开启。最近几天杭州不少大医院的检测量骤增,出现了排长队现象。

  除医院外,第三方医学检验检测机构也“闻风而动”,响应政府号召向公众开放核酸检测服务。

  根据数据,2020年全国合计核酸检测3亿份,考虑到政策鼓励就地过年以及发送旅客不需要重复核酸检验,保守估测春节期间核酸检测人次为1.7亿人次。

  作为医院的有益补充,第三方医检机构普遍收费低于医院,同时提供上门服务,企业多人预约还有团购价。面临这么大的市场,核酸检测机构的“风口”来了吗?

  在杭州,除省级医院外,还有42家医院可供新冠核酸检测。1月23日,杭州市卫健委披露,杭州官方认定的第三方医学检验检测机构有14家,并向公众呼吁就近前往这些专业机构进行核酸检测。

  据了解,新冠核酸检测常用的采样方式比较简单,分鼻咽拭子和口咽拭子两种。各大医院目前的核酸检测价格在100元左右,而第三方医检机构属于市场化运营,价格并不统一,不同地区的定价也不尽相同。在杭州地区,第三方医检机构的单次收费为75-110元,80元比较普遍。记者询问了几家机构后,发现基本都是当天打电话预约即可当日进行检测,且均能在24小时内获得检测报告。

  国内率先上市的第三方医学诊断机构迪安诊断,早在去年疫情暴发时就建立了快速反应机制,单个实验室的日产能最高达10万例。为应对此次核酸检测任务,迪安诊断在桐庐县、西湖区三墩镇设置了3个采样点,单次收费80元。据悉,他们的检测人员最近每天连续工作五六个小时是常态,一个班次每人需要处理1500个样本。

  杭州艾迪康医学检验中心有限公司(简称“艾迪康”)相关负责人透露,他们早在去年2月上线了核酸检测服务,但当时主要是服务医院、疾控中心等官方机构。去年4月份,推出了针对个人的核酸检测业务,“随着春运临近,来自个人和团体检测的订单需求大幅增长”。截至目前,艾迪康累计新冠检测超过1000万人次。

  作为萧山区最大的第三方核酸检验机构,杭州美联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美联医学”)设置了两个采样点,分别在杭州湾信息港小镇和蓝天宾馆,这两天最忙的采样点一天要做300例-400例。

  美联医学董事长裘惠良表示,美联医学提供的核酸检测价格是80元/次,最快8小时可以拿到电子报告。“我们正在积极配合政府工作,打通信息壁垒,将核酸检测报告呈现在健康码下方的核酸检测一栏中,便于返乡人员及时出示。”

  为应对竞争,第三方医检机构一方面通过电商平台、互联网医疗平台等合作销售,另一方面针对企业团体,还可以提供上门检测服务。

  裘惠良透露,春运期间,美联医学针对50人以上的企业团购提供上门服务。比如和办公连锁运营商玖维客合作,为园区内企业提供上门检测。玖维客副总经理高丽娟透露,他们8个园区里共有400多家企业,已有2000多人报名预约。

  迪安诊断在其天猫旗舰店推出了上门采样、企业团单等产品。其中,上门采样按照距离远近收费,15公里内(含)折后价380元/人,15公里以外折后价450/人。企业团单业务根据人数设定了不同的价格,最少40人团,折后价为3780元,100人团的折后价为8100元。

  艾迪康相关负责人透露,除了可在官方公众号预约外,他们还和诸多互联网平台合作,返乡人员下单后即可到指定地点检测。

  除了微信小程序、公众号、支付宝平台、天猫旗舰店等渠道外,杭州还有丁香园、微医、微脉等知名的互联网医疗平台,他们和第三方医检机构之间也达成了紧密合作关系。

  微脉品牌负责人张乐透露,目前平台和全国近百家公立医院以及第三方医检机构合作,杭州的合作机构包括云呼医学、艾迪康、金域医学等,返乡人员可以在微脉平台上选择不同的机构前去检测。张乐认为,第三方医检机构的上门服务很受欢迎,“比如云呼医学提供的上门团购服务,定价为358元/人,很多企业会选择20人以上的团购套餐,平均下来,单价可减少近一半。”

  除微脉之外,记者发现丁香园、微医等互联网医疗平台推出的核酸检测服务,同样已经覆盖全国。

  相较医院的“排长队”,记者调查采访的几家第三方医检机构,业务量其实并不饱和。

  杭州求臻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(简称“求臻医学”)主营肿瘤基因检测,本身具备相关资质,这次响应政府号召特地开设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服务。经理李东军告诉记者,“近期每天都会有人来咨询,但公司整体的检测量并未出现满负荷的情况。”他指出,这是因为普通市民更加偏向于权威医院,“宁可排长队,也要去医院。”在他看来,“核酸检测的技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,关键还是在于大家对第三方机构的信任度偏低。”

  事实上,目前一些基层医院因为不具备一整套实验室建设体系和仪器等硬件,其大部分检测订单,皆由第三方检验机构所承接,但大众对此并不了解,因而对第三方医检机构的认知度不高。

  这一点也得到了裘惠良的印证。“公司的业务偏B端,我们长期为医院、酒店、冷链企业等出具相关报告,在这之前,主动为个人做核酸检测的服务相对较少。”裘惠良透露,美联医学在原先1000平方米检测实验室的基础上,最近又投入了1000平方米的实验室,目前每日最高检测量可达4万例。就现有的新增核酸检测订单来看,占比较小。

  “市场需求激增,我们也需保持冷静。近期我们已经做了大量检测盒的采购,以应对春运,但这一波过去之后,当疫情防控进入尾声,核酸检测业务终将回归常态。”裘惠良表示。

  不过,核酸检测的产业链上游,检测盒厂商销量大增却是不争的事实。比如,湖州一家原本专业从事体外诊断产品(验孕试剂)研发、生产与销售的企业浙江东方基因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,2019年度净利润约8210.5万元,2020年转型做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后,据其发布的公告,预计2020年净利润达到15.56亿元,上涨了近18倍。

币游国际官网